so irritable these days

今天第一次去了工作室
之后我在楼下的光合作用书店门口看见了马世芳的昨日书
天啊我都不知道马芳又出书了
于是义不容辞的就买了

然后就去西单等着tizzy复诊
的期间我又去了BK吃快餐看书
在这里吃BK好像是一件奢华的事,
在新加坡吃BK则好像一件普通的事
而在美国吃BK好像一件低贱的事
事实上美国人好像挺少吃我们口中的快餐

同样的情形下我去逛了faceshop
在新马的时候看到faceshop我是必逛的
总是喜欢看看新产品和美丽的包装
算是中等级学生级的美容用品
可是faceshop在中国好像是高等美容品似的
整个店面装潢的很华丽
店员一直跟着我问东问西然后一脸你买得起吗的感觉
我心里想我一橱子faceshop的产品你说不定都没看过

凭什么这样看扁别人
凭什么凭什么
然后我和自己赌气了一下午
抑郁的情绪一下子燃烧了整个思绪
凭什么这些人一直拥挤地霸占着我的私人空间
凭什么你可以一挥手理所当然地打到我的额头
凭什么我必须活在你们的眼光或言论底下
事实上我一点都不介意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时候总是悄悄地在意起来你们对我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的评论
事实上你们想什么说什么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发火了
我想是因为时间又到了
或是昨晚带着难过入睡
或是读着water for elephants一直出现的死亡话题
或是我又急需个人空间了
我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