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敏

後來他就搬離宿舍了,在外面一個人租房子住。他躲開以前的朋友,也盡量避免認識新的人,因為這樣至少他還可以跟他們站在同一個屋簷下。否則一旦和別人說話了,交換過去了,認識了,下次再看到那些人,他就要喘不過氣來。-李佳穎《車廂裡的色情狂》

我在看李佳穎的書。在圖書館找到了兩本短篇小說集,立刻抱了回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她,好像是看過她寫的歌詞或散文之類的但是是後來在練習雜誌裡面看到她寫的短篇,從文字上的犀利與觸感認出她來,從此變牢牢記住這個名字了。嗯,偶然發現原來她和我一樣,是linguist-in-training啊哈。

你有沒有那種過敏的經驗。那種不知為何身上各處的皮膚上開始出現紅腫斑點,你一望見那些紅片兒便不自覺的癢,想伸手去抓。然後你發現,對於生活中不曾認真在意的某一件小事,你過敏了。

我覺得我好像對這個環境過敏了。今天不知道為何,莫名的一股強烈的厭倦與厭煩。對環境,對人,對系統,對事物。讓我渾身都很不自在。我想跑到一個全新的地方,卸下過去的負擔重新活著。但是我又害怕著要在一個全新的地方,向很多全新的人介紹著我25年來的過去。在過去的十年裡面,這樣的感覺不止一次但是今晚,我真的覺得,我越來越像一朵虛無的浮雲,無根、隨風、與百般無奈。從前不斷的追尋自己的身份與存在意義,現今更努力的想在哪裡,或什麼,紮根。這份想思,劇烈得我連想旅遊漂泊的心與因子,近日來都逐漸淡去。

殷切期盼著離開的那一天,和找到自己的那一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