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之夢。


沒想到八個小時像羽毛一樣,呼的一下就飛走了。
八個小時的戲與思緒,同樣的也如羽毛一樣或輕或重的佔據著腦海。

每一年我都期待著華藝節的大戲,我不愛演戲但卻很愛看戲,尤其是舞台劇
我總覺得舞台劇是很特別的藝術作品,一群人安靜的坐在一個劇場裡,心甘情願的接受舞台上拋出的任何感情、思想、故事
而觀眾接受到的任何感覺與力量,都是濃縮、純粹而集中的。
我喜歡這種純粹,在今時今日的社會裡我們總是很容易分心,走路聽耳機,等車看電話⋯⋯我喜歡舞台劇裡大家都聚精會神地面對一件事,那種感覺

今年賴聲川導演的大戲來到新加坡,起初也有點擔心自己的資質會承受不了八個小時的戲的重量
但是很慶幸自己頂著冒險的精神去了,故事很精彩很貼近生活,編劇緊湊又如行雲流水
賴導演把自己人生的體悟與經歷全都裝進如夢之夢,編織了一首長而美麗的詩
除了讓人深陷在故事裏著迷不已,更讓人漠視了時間的流逝,真的是我看過最經典的戲了

戲裏說著一個人的故事,的故事裡的一個夢
一個像夢一樣的故事,然後夢裏有一個人的故事
人生像一個綿延不斷的輪迴,在不同人的生命裡,它像夢一樣不斷的的綻放與凋落
夢醒了你以為就此結束,但其實你只是從一個夢中夢醒來,你還在夢裏,你擺脫不了命運的枷鎖
你試圖卸下每一個故事給你披上的那些重重衣裳,但卻在不覺中穿上了另一套大衣
而到最後你才發現,不管是夢著還是醒著,籠子裡或籠子外,披戴華麗或一無所有的你
你終究只能憑著原本的你的所有去建築你的世界,你的夢。

像那永遠在睡覺的莊如夢,像那永遠在發燒的五號病人,像那永遠在愛的顧香蘭,像那想不斷重生的伯爵,像那想忘了時間的江紅⋯⋯
生命早已為我們鋪好軌道,你不會在打第一顆蛋的時候成功,你一定得在打第七顆蛋的時候驚醒
你必須從這個夢穿過其他的夢,透過很多謎揭開人生終極之謎
但是你可以選擇要繼續打蛋或作罷,推開籠子的門或留在籠子裡
你可以去追尋與堆砌自己的故事⋯⋯

戲裏最喜歡上海的那幾場戲,真的看得很過癮
顧香蘭離開上海時看著她的影子在霧與燈光下漸行漸大;我久久激動不已
最終幕五號抱著醫生自他交換,他的談吐與呼吸聲逐漸微弱,彷彿他把剩餘的故事與力氣,慢慢慢慢的交代完畢
胡歌悠悠的歌與歌聲伴著逐漸熄滅的燭火,我彷彿看到我的一生,就將要這樣慢慢慢慢的逝去

我羨慕著五號和顧香蘭,能夠用說故事的方式與世界道別
有一天如果我得走了,我希望我能夠有足夠的時間把自己的故事道完
然後我才從這個夢中醒來,走進我的下一個夢⋯⋯

讓那一剎那的時間擴大成永恆不散的記憶,
還不如滿滿地活在那一剎那之中。
就好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