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 in the Universe

星期六的炎熱下午,穿梭過長長的車龍和充滿異國情調的小印度,再次來到Dunlop Street上的Temporium;不過這一次,是為了找尋宇宙中的陌生人。

DSCF7540

隨意詩人Rebecca的攝影展覽。從她的照片中看見了另一個東京,另一面的日本人。同行的友人問我這些照片是否讓我懷念去過的東京,我搖了搖頭,因為那不是我認識的東京。我的東京夏日的記憶是有一點急躁與不安的,急促的人流,與引領家人在人群中安定前行的壓力讓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我很喜歡我從隨意詩人的眼中看到的世界,與那樣的東京。有一股巨大又安靜的力量,從這些照片中散發並瀰漫開來。照片中的人是如此的孤獨,又如此安然的與所處的環境並存著。他們的孤獨,並沒有把他們孤立起來;所有的一切,人與空間、暗與光,都是如此理所當然,這些畫面讓我想到聖經裡的經文,

天下萬物都有定期,凡事都有定時。《傳道書3:1》

或許我們的生命中,歡聚齊樂有定時,孤獨寂寞也有定時⋯⋯

DSCF7541

特別喜歡她爲攝影展的註解裡寫的一段話,

Every ‘stranger’ is a part of me, and we’re all a part of the universe, yet why do we seem so distant from each other, like there is an entire cosmic river between us?

It is such a sad and beautiful thing to be so detached and withdrawn in a city full of people, to be so firmly a part of the world and yet so apart from it.

有時候在城市中徘徊的我總會覺得沒有歸宿感,漫無目的的走走停停,尋找可以依靠的角落或人事物;另一方面我卻無法否認城市已經是我身分的一部分與生活方式。我就像是交響曲中的一枚音符,無法完全與其他的調子們協調但卻又是那麼毋庸置疑的紮根在這個樂章裡⋯⋯生活總是殘酷得美麗,因而才精彩不是嗎。

DSCF7544

在Temporium看展的星期六,也是這個小空間營業的最後一天。像這個城市許多倔強又充滿難能可貴的個性,的許多小角落一樣,它們的存在總是即逝的。但感謝在這個時代,我們可以用文字與影像把它們牢牢鎖在回憶裡,從它們短暫而精彩的生命裡,我們可以支取走下去的勇氣與力量,不讓他們白白的來,白白的走;謝謝它們曾經活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