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箋

剛到新加坡唸書的時候,常常寫信。即使那時候同輩的朋友們都已經有了手機,已經可以發簡訊打電話,我們還是拼命寫信。那時候我著迷於各種信紙信封,會因為寫信對象而對文具有所選擇。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放學後到自己的信箱去,看到彩色信封以後緊抓著奔向房間,再小心翼翼的把信封剪開,快速覽完信的內容然後再一遍遍的仔細閱讀⋯⋯只是沒想到一年一年過去,網際網路與社交媒體的興起,使信越來越少直至不見。信箱裏從此便只躺著賬單與公文,而我不再有每一天期待的查信時刻,我也不再寫信。

今天終於收到了iifays的來信。他是我偶然在tumblr上面發現的文字家,便參與了他的《老派軍中情人之必要計劃》。今天下午沒有禮貌的郵差一如往常的狂按門鈴,是媽媽應的門。把信件遞給我的時候她好奇的問我到底是誰來的信,我神秘兮兮的說是筆友!她大笑說你現在竟然還有筆友哦

拆信的過程是陌生又熟悉的。打開信封,仔細端看信紙被折成的方式,然後輕輕的把信紙攤開。他的文字有一種特別敏感的深沉,是我一直都喜歡著的。他寫著花作為生命的寓言,讓我想到綺貞的《花的姿態》。讀完了以後有一種特別雀躍的感覺,是念完一段好文字的感覺。陌生人的陌生文字竟然和我的心靈達成聯繫,真的是好奇妙的事

忽然間好懷念好懷念有信的日子。雖然如今我們有facebook,有skype,有whatsapp等,分隔兩地的人更容易聯絡,但是那極速的信息傳達,卻使我們失去了信與信之間的溫度。那寫信時的全盤付出與仔細規劃,那等信時的滿心期待,那過程之間的專心聆聽與溝通⋯⋯

偏偏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註定失去的。那紙與那筆跡的神妙之處,最終會流失在科技的洪流裏。
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能夠有寫信的對象,又或者再成為那日夜守候的收信人-
如果你願意當我的筆友,請你一定要讓我知道 :)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手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