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背上的印记

我想离开新加坡我会想念的一件事是:看戏!
哈哈虽然在新加坡真正会去剧院或支持文化相关活动的人不多,参与文化活动的机会还是很多的,看你有没有用心去寻找而已哈哈!
离开之前赶紧过完戏瘾!《耳背上的印记》是今年新加坡中文小剧场节看的第一场戏!
 感谢朋友拿着媒体公关票邀请我前去 :)
第一次在小剧场里看独角戏,贺湘仪演的不错,每个角色的建立与揣摩都很立体
但我觉得困难的是她演着自己的家世背景,自家的故事
能够把如此贴近自己的心境生活的琐事如此赤裸的摊开在观众面前
还真的得有些许功夫才行

故事说着在台湾各种政治与社会变迁底下成长的80后
他们是如何面对父辈的乡愁与理想,同辈的挣扎与迷惘。
对于身份、国家、民族的探索与挑战,我想我的成长背景不会比台湾的年轻人复杂
但我感同身受
身为马来西亚华侨,父母亲与祖父祖母他们的心还是向着中国的
从我和妈妈常常为台湾的时事有所争辩就可知了,他们始终认为那时我们的根所在
让我想到剧中说着台湾民进党都是忘根的人,哈
但是来到我们这一代,说实在的,我的根就是马来西亚
我们却常常被那些偏激的政治人物,蛮不讲理的‘本省人’排外,动不动就叫我们balik cina!
有时候我会恐慌的想着,如果真的被赶走的话,我们无路可去啊,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家,是吧?
又或者是追根究底起来,我们根本没有家?

在开场的时候看到主角把爸爸的信从身上一封一封拆下来
流着血却痛快,我看到的信,是父母亲对我们赋予的期望
卸下它们会流血,是因为它们早已经是[我]的一部分
卸下它们以后,剩下的是多少的[我],是怎样的[我]?
这个问题让我思考许久,好像瞬间领悟了,原来[我],是过去的人的所想所做所累积而成的,[我]。
去除掉那些不是从自身而来的,我还是我吗?

在时间的洪流里,没想过过去对自身与未来原来是如此巨大的影响,霎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处理自己的历史
最近刚读完Hugh Howey的反乌托邦小说《羊毛记》里,结尾里的有一段话让我在阅读中与这部戏剧有了联结
存活者Lukas说,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the past and our legacy.

“All our hope, the accomplishments of those before us, what the world can be like, that’s our Legacy.”
“And the bad things that can’t be stopped, the mistakes that got us here, that’s the past.”
“It means we can’t change what’s already happened, but we can have an impact on what happens next.” - Hugh Howey, 《Wool》.

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但我们可以选择要怎么样被历史改变。
在不断的反思与挖掘过去的过程中,我会谨记着这一天所看的所读的,带着过去往前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