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沖繩與台灣回到了檳城
在臺北的最後一天發了高燒
回到家裡卸下了疲憊,卸下了武裝
惡狠狠的睡了一場長長的覺

脫離了旅行的規律,回到了真實生活裡
忽然發現時間變得充裕
原來在路途上擺脫了那些電子產品上刷屏的惡習
手頭上多了很多可以做很多事的空間
不再空虛得需要手機填滿心靈
只是,還是需要時間調整
不知道會不會不知不覺的就掉進了往日的習性裏?

已經九個月多沒有旅行了
原來每一次從旅途歸來,都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緣
帶著新的覺悟,新的眼光,新的盼望⋯⋯

而我腦海中仍然深深的留著媽媽在西門町對我說的話
她說我看起來很自在,好像回到自己的地盤的樣子
她開玩笑說擔心我會嫁來台灣
我心想拜託媽咪,我認識的台灣男生,都僅留於螢幕上的關係
但是卻同意她所說的,是呀
從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台灣是我另一個家
我會一直愛她,不管她的紛亂,她的迷茫,她的掙扎
就像我愛著自己的國家一樣。

可能是長年過著遊子的生活,近一個月來終於搬回家生活
這次旅行,回到了台灣與檳城
紛紛都有一種龐大的踏實感
雖然事業前途都還沒頭緒,但我終於覺得
我的生活不再輕飄飄了,終於有了根的重量
前面艱辛的道路,我忽然覺得,我可以。

維尼與我,日月潭 2014 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