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城故事,悉尼篇

Sydney Harbour
在悉尼的時候參與了免費的城市行腳遊覽
由兩個在地年輕人發起的旅行團,隨團走遍城市的大街小巷
因而從他們口中聽聞很多容易錯過的歷史建築與趣事
SydneySydney
悉尼醫院是當地最古老的的醫院。1810年,澳洲還在英國殖民管轄之下。當時的市長麥覺理興起了蓋醫院的宏願,他覺得悉尼應該有一間像樣的好醫院。但當時澳洲是驅逐遣派犯人的地方,英國政府更不肯撥錢給這項工程。市長不死心,決定自己籌款;而他籌款的辦法,便是和商人達成交換的協議:商人得到賣蘭姆酒的專賣許可證,卻得提供醫院的建築費與勞工。悉尼醫院從此得名Rum Hospital。蘭姆酒換醫院,這個市長也算堅持又固執啊!

悉尼醫院門口佇立了一個野豬的銅像。這個野豬原版是一個位於義大利羅馬的大理石雕像,傳說中遊客只要摸摸它的鼻子,就能實現回到義大利的夢想。悉尼的這個拷貝豬,一樣也有很多人摸他的鼻子期許得到好運氣。不過你也可以看到,很多遊客也愛摸他的另一個部位,不知道期許得到什麼哈哈哈哈
SydneySydney
馬丁廣場兩旁豎立著具有歷史意義又深具英倫風格的雄偉建築。其中有悉尼郵政總局、澳洲銀行大廈、聯邦銀行貿易大廈等。導遊指著銀行上澳洲的官方國徽說,看那鴯與袋鼠!他們可說是澳洲象徵性的動物,而澳洲也是全世界唯一吃食國徽上代表動物的國家。不說也沒想過呢!不過在澳洲的時候沒機會吃到這兩種動物,據說袋鼠肉在當地可是非常普遍。

在馬丁廣場的正中央,也看得見紀念一戰士兵的紀念碑。經過時看見紀念碑的士兵腳下還放著鮮花,原來過了那麼久,還是有些傷痛與恐懼沒有完全離開。在人類險惡的貪念與暴力之下,和平得來不易啊。
Sydney
跟著嚮導走進一個隱密的後巷子,彷彿走進一個被遺忘的魔幻角落。頭頂上一百多個空鳥籠,耳邊卻響著各種鳥聲。位於Angel Place的這幅景象,原來是藝術家Michael Thomas Hill的裝置作品’Forgotten Songs’。眼前的鳥籠,耳邊的鳥聲,腳下的鳥名,都提醒與紀念著那些,因為城市的興建而被迫遷徙或絕種的鳥類。我們站在城市中央看著鋼鐵泥灰所造就的繁華與先進,而被犧牲的竟是這麼多鳥兒的家。據說在不同時候走進巷子,會聽到不同的鳥叫聲。強而有力的作品,提醒著都市化的代價,也紀念著大自然美好的曾經。
Sydney
我們途徑Australia Square,是一個辦公樓雲集的廣場。看到一個非常生動的阿伯在那兒看報紙,穿著神情彷彿象徵著上班族偷來的閒情。嚮導告訴我們這個雕像取名Waiting,出自專長刻畫日常生活的美國藝術家Seward Johnson。小插曲是我前去拍照時看到一個女孩坐在那兒,便索性請她幫我拍照。一開口才知道是同鄉,而且是小我一屆的中學同校學妹!他鄉遇故知還真的是緣分。

一個人旅行總是有許多被迫著與陌生人溝通說話的時候,但也因此締造了許多營造話題的機會,聽到了許多故事。
走出一成不變的人生,才發現那些精彩一直在等著你,只是少了那一步,你便永遠渾然不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