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與身份

當初選讀語言學的時候,純粹憑興趣與直覺。雖然大一的時候想著以後要從事學術研究,但沒想到這份想法逐漸落實,自己也慢慢的越來越靠近自己的理想。雖然在學術界可能還連皮毛都不如,但是現今生活卻確實再也與語言學分不開。最近在理大幫忙集中整理馬來西亞英語(Malaysian English),閱讀中累積了一些想法。

雖然英語是個外來語,但卻在馬來西亞與新加坡兩地佔集重的份量。首先,英文是英國殖民時代的象徵,在兩個國家裏都代表著帝國主義的陰影與影響。後來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分裂,兩個國家對這個外來語的處理方式皆不同。新加坡是完全擁抱接納這個外來語,提升它成為國家官方語言,充分利用英語在國際上的優勢。馬來西亞則是對英語又愛又恨;愛是因為它使馬來西亞與世界持續的有連接關係,恨是因為它使國民分裂。在英國統治時期,英國人便充份利用語言來隔閡在地人民以延續他們的管轄勢力。那些有權有勢的地方人民受的是英式教育,其他的則各自成立學校。馬來西亞獨立以後,英語成為這’divide and conquer’決策的提醒,因此政府不得不壓低英文的傳播,專心統一剛成立的國家。

五十年過去了,兩個國家的決策在語言的應用上是明顯的。英語在新加坡成為最普遍的語言,其他的語言則日漸式微。受苦的有華語、馬來語、福建話等⋯⋯英語在馬來西亞談不上非常普遍,一般人民都能說但是流利程度則不一。其他的語言則持續在沒被打壓的環境裡私自發光,後續有待觀察。不過因為最近的涉略,情不自禁比較新加坡英語和馬來西亞英語在身份這個議題上的作用與差別。

新加坡英語和馬來西亞英語一樣,較日常的語域裏是夾雜當地語言的特色。在新加坡,政府對這樣的現象是非常不以為然的,但人民卻非常擁護這個新語言,認為這是新加坡人的身份特徵。很多新加坡人不懂那些藉詞的真正意義,卻對能夠使用它們引以為傲。在新加坡生活的時候其實可以察覺大部分新加坡人都很喜歡這不自覺演變而來的新式英語。或許是因為在自己的母語長時期被打壓之後,這語言成為他們唯一有所依據的根源。這語言成為他們可以實際抓住形容的一種自身民族的特點。而在學術界裡面,早已有很多學者把新式英語當作一個真正的語言來探討,從這裏可以看到一個語言的行程與演變是很有趣的。

在馬來西亞,馬式英語卻沒有得到這樣的待遇。學術界的觀點與大眾的幾乎一樣,馬式英語被認定是Broken English,破碎的英語。是英語造詣不深的人所說的那種英語。和教授提及馬式英語的各種特徵,她都認為這些只是英語不好的人所發出的聲音。或許,因為英語在馬來西亞的發展,它還沒達到新式英語的成熟度得以吸引學者的目光;但在我而言它卻已經是一個自身的語言,或語言ing。

我在想英語在這兩個國家的各自發展,其實還是和身份認同有很大的關係。在馬來西亞或許不是每個人對自己的identity有很確切的概念,但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都有挺穩固的文化養分,從自己的語言而來的根據。在新加坡我有很多同輩都覺得對華語或方言沒有認同感,又無法說英語是自己的語言⋯⋯我想或許因此很多人都覺得,Singlish才是自己的語言吧。

很多人覺得研究語言是很徒然的事情,英語就是英語,有什麼好分類敘述記載的。但其實語言和我們自身有很大很大的關聯,語言是生物,它是無時無刻發展中生長中的記載。從語言中我們可以知悉很多潛在的現象與現況,可能是詞彙與肉眼看不出的,但語言可以告訴我們。這就是語言學讓我著迷的最大理由。

PS:原來用中文敘寫自身專業的領域,還是有稍微詞窮 囧 需要多操練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語言與身份

  1. 語言是文化的承載也受其他文化/語言的影響而一直演化、改變。這也許也是我迷上語言的原因。我很喜歡妳文中的那句「語言是生物」;那是我修語言學的科目時最真切的感觸。我對語言學這領域依然感到陌生,卻無比的著迷。謝謝分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