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之生

前室友週末結婚,我乘機下來新加坡見見朋友,用學校圖書館。

下了飛機舟車勞頓的到朋友家下榻。去蛋糕店等朋友寫寫文章,內疚沒按時完成工作。
和咖啡館小妹在路邊吃著優格聊生活。
去領養表哥家拜年,初會可愛的陳心。

可是就是有揮不去的沉重感。或許是因為知道這裡有未還完的債務。
和詩詩聊天時談到在新加坡,住的地方和你的生活心情有很大的關聯-因為在公共交通花費的時間會影響你每日的心情起伏。
我想我同意,甚至連你居住的城市也與你的心境有很大的關係。

這城市於我,像個不合腳的鞋子。
硬穿了十幾年,終究還是不適應。
終於心靈負擔不了了,還是得離開了。
很多人問我,為甚麼捨棄這麼多人想要的高水準生活與高薪新幣?
他們總認為我對生活沒有理想沒有打算;我也回答不出來。
我只知道我不能再這樣苟且下去,不能再這樣抑鬱下去
離開這裡我可能在物質薪水上貧乏,但在精神上我是富足的。

該面對的,我會勇敢面對。

生活而已。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