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裡的私人劇場 // 聽萬芳《一半。小劇場》

10439027_1030030833691764_7464274270353265856_n
萬芳,這個名字曾經是流行樂壇裏面響亮的女聲音。你記憶中那個哀怨悲情唱著《新不了情》的女子,她不再如此歌唱。至少,在這張專輯裏面她不是。

萬芳深入劇場的世界多年,她的音樂與她的歌唱方式也隨著她所涉略的改變。去年年底在簡單生活節見證了她和劇場朋友的演出,那場表演特別得叫人難以忘記。歌曲,編曲與表演方式,都打破了既定的音樂表演各式。我們像是走進了一個私密的異空間,只有音樂,台上的他們和台下的我。回想起來確實像看了一個精簡的音樂劇,每一個環節都有讓人深思的細節。

這張專輯就像我看過的那一場表演的延伸。

我在深夜裡帶上耳機,蓋上棉被,靜靜地聆聽。

萬芳的聲音滿有感情,她在每一個聲音的轉彎處,每一個輕重拍,每一個呼吸,都拿捏得剛剛好。而每一首歌裏溫飽又不過於華麗的編曲,恰恰襯托著萬芳聲音裡的戲。《練習失去》裏,你彷彿可以聽到她在劇場裡上台,然後慢慢的悄悄地起舞,與鋼琴華爾茲,與大提琴拉扯,與生活切磋,去練習失去。在《誰》裏面你可以聽見她和已離開的Koumis合唱,腦海裡想像著兩女隔空對唱的畫面,像是代表著我們與逝去的那些人對談。是誰?聽著聽著你會掉進思緒裡,難免的感傷。聽《讀樂樂》又回到了一個人的萬芳,這首她親自譜曲的歌,更顯私密。弦樂重奏的纏綿,更是帶出了歌詞中折信紙貼郵票,動作裡充滿期待的情緒。聽《一半》歌聲裏的貼近與清脆的木吉他,特別像是一個心情上的瀟灑揮別-“故事說到一半就一半,該走就走”。專輯裡的最後一首歌《同樣的存在》,最像舞台劇裏會聽到的歌。像是喃喃自語的告白,又像是詩語一樣又尖銳又模糊。在醉人的文字與樂曲中散場,這五首歌半個專輯,從萬芳各個舞台作品裡匯集而成的一半,竟如此精緻而完整。

有些樂評裏寫著,這是萬芳在舞台劇世界裡的一半。我卻私心覺得,她已經在這一半裏掏空了所有,呈現給我們。

所以,請你小心翼翼,請用心聆聽,這珍貴而美麗的一半。

stayinblue的再三推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