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巨人

決定等風雨平靜下來才寫這一篇。

上週,新加坡建國總理過世了。網上沸沸揚揚的都是新加坡人民滿滿的情緒,而當然我因為有很多新加坡朋友,各社交媒體戶口上關於他的總總都接踵而來讓我有點喘不過氣。

雖然生活在新加坡十幾年,我自問沒有如其他同期校友一樣對這個土地這個政府有太多情緒。所以總覺得如果在這個時候說什麼,添加什麼感想,好像太多餘了,所以選擇安靜。我慶幸這個時候不是身在島國,不然太難置身事外了。我就是特別不喜歡那個社會裡愛跟風的人,別人的輿論與眼光,好像你只要稍微不認同就是千古罪人似的,這樣的壓力真讓人喘不過氣。

我無法認同他所做過的每一件事情,我不是他的國民,似乎更沒有發想的權利。但我真真切切的活在那裏十年以上,我不喜歡制式的雙語制度,讓中文學習變得僵硬。我討厭這個社會對西洋語言西洋文化的迷戀,對自身文化的不以為然;我還記得剛抵達那年同學用輕視的語氣問,為什麼你一定要說中文?那時候肚子裡的一把火,到現在仍然深刻。我不愛這個社會對金錢與物質的盲目追求,那刻版的成功定義讓我唾棄。當然如果理性的思考,這一切好像是豐功偉業中的皮毛,但有些事情像一根刺,足夠讓人周身不適。他在大學講堂上與女博士生對談時,我在現場,我聽到其他人對他的回答的嬉笑,而感到憤怒。難道女孩子就沒有追求夢的權利?雖然往後理解他的言論是從國家的角度而發出,但有一些事情真的值得,真的應該犧牲嗎?因為這些總總,還有他早期對反對聲浪的嚴厲壓制,使我對他冷感。

但過去整個星期,我對他瞭解比過去十年更深了。我理解到他實行雙語政策,是因為希望新加坡人不要失去根本的文化-他甚至到臨終都沒有間斷對中文的學習。我看到他家裡多年如一的樸素,理解到物質的追求從來不是他建國的目標。他沒有譴責女兒的不婚,甚至對她各方面溫柔的縱容,因為他理解人各有志。我在葬禮的當天讀了馬來議員對他畢生的頌詞,敘說他如何照顧一個在當時政壇的少數聲音。我還看了他的小兒子回憶與父母親擁有的天倫之樂,那時候我看見這個犀利的老人,他的生活所求是多麼的簡單。這兩個人的文字,比一整個星期所看的所有文章,更讓我感動。我忽然覺得自己和他的想法上,竟有許多相近,而他卻成功將許多想法豪邁的實現了。那一刻我為他的逝去而掉淚。

或許我對在新加坡的生活有諸多不滿,但我領悟到不能完全怪罪於他,和他當時的那些決定。現今的許多不滿與負面情緒,都是後來的社會發展而成。最近從朋友身上知道,他們打算讓孩子上家庭學校。教育完全由父母掌控,三個孩子,哥哥教弟弟,弟弟教妹妹。我忽然發現原來對現狀的任何不滿意,其實可以努力的去克服,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對教育制度不滿意,就自己來吧!對日常生活不滿意,就去改變吧!就像前李總理,在荒蕪的小島上蓋起讓人稱羨的帝國。謝謝您成為萬人的啟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