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的發想

大學第一年暑假,他們駕著租車往高速公路奔騰,展開隨機停靠的環島旅行。

沒有既定目的地,沒有嚴謹時刻表,任由情緒帶領他們向前行,或往後退。為了填補旅途中極可能會存在的安靜尷尬時刻,他們一起擬定了一個播放清單,塞滿所有適合road trip的強節奏或迷幻電音,一首又一首的歌曲,串成專屬他們的公路之歌

音樂除了填補聊天之間的空隙,也成為了他們詞窮時的新話題。

她 ”沒想到你會喜歡這類重金屬,我一直以為你是清新掛的“

他 ”我也沒想過你會聽流行芭樂歌曲,你不是文青嘛“

她 “⋯⋯Movin on…“

伸手調了一下音響的聲量,她用動作化解無疾而終的談話。

其實這份播放清單可以是驚喜也可以是噩夢,畢竟音樂品味是非常私密的個人資料。你喜歡的未必別人可以接受理解,我或許會被你選擇的音樂而對你改觀。這一切讓她感到不安,畢竟認識他是在一個音樂愛好者同聚的場合裡。他會認同她聽的音樂嗎?

第一次見面是在大一的樂團社發表會。她只是幫忙的工作人員,在他背著吉他上台的時候他們擦肩而過,他說:那個,你的鞋帶掉了。這個低沈溫馨的提醒讓她好奇的望了一眼,嗯,頭髮散亂的吉他手,標準初級搖滾客。一站到台上,搖滾客卻像是變了個人似的,眼中散發出個性與信心,即使他們的表演是新生的生澀,卻掩蓋不了他們的熱忱與認真。

後來他們在發表會的慶功宴裏再次被排在一起,他們很快就被彼此吸引。
他是叛逆的哲學系,總愛說些聽起來冠冕堂皇的話:“大人不就是有所隱瞞的小孩。沒有人能真正長大;我們都是小孩。”
她是浪漫的天文系,總愛觀星望天看:“今天的積雨雲像極了一座城堡,你說裡面會住著很多雨寶寶?”
他喜歡笑她心裡有鬼,住著很多胡思亂想天馬行空的小鬼使她總有古靈精怪的想法。
她一貫的回答是,沒錯我身體裏住著十萬皇軍,他們為我打理一切思緒情緒甚至吃喝拉撒⋯⋯

回到彼此發呆而寂靜的車廂內,她忽然驚覺自己是多麼的渴望並珍惜這段感情,雖然才認識好幾個月但彷彿可以預見彼此相伴著走好遠好遠的路。在父母親離異,兄弟姊妹往各地流浪發展,不停地搬家使她與朋友親戚同學疏遠之後,她早已練習失去,習慣不擁有。但身邊的這個他,她竟然如此的希望可以抓緊,以至於連小小的音樂喜好不同也讓他焦急。她不知道如此萌芽微妙的感覺,究竟是好在自己逐漸卸下冷漠,還是壞在試圖符合另一個人的期望而改變?

“喂喂?了嗎?睡了嗎?是時候回到地球表面咯十萬皇軍~”

他的聲響劃破了她的千萬煩惱,她噗嗤的笑答 “叫呀你⋯⋯”

車子停靠在可看見夕陽餘暉的濕地旁,溫暖的橘黃像是希望的顏色,她容許自己再發一下夢,再擁有更遙遙的幻想。或許有一天身邊的他會說想留在她的身邊,或許他會允許她留在他的生活裡,或許他會說我是愛真的你,不管你喜歡古典樂還是芭樂歌,不管你喜歡暮光之城還是星際效應,不管⋯⋯

下了車子,踩在濕地的沼澤泥土裏她差點站不穩腳,一個大手掌把她穩穩抓住,是踏實感。

相視而笑的兩個人,面向陽光,想像未來。

For March’s Songs

/這個月的歌名延伸創作太難了,寫得有點牽強 下個月再加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