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光亮

醒來時一片荒蕪,大地的混濁氣,天空的暗紫色,都像是預示著未來的不可預期。
她掙扎著把眼睛維持在一個睜開的狀態,即使是一點點,一眯眯也好,她四處張望著尋找光線,因為不想要失去對眼皮的控制,深怕閉上眼睛就是永恆了。
她們曾經開著玩笑訂的末日求生規則,是什麼了?她允許自己輕輕的闔上眼睛回到那個嘻笑的夜晚;是了:第一,相信任何人。第二,極盡所能去愛。第三,每一個時刻都可能是最後呼吸的機會。

拖著腳往前走,前面,後面,旁邊,依然不見人影。真諷刺,以前平凡日復一日的生活裡,她最最討厭上下班很趕的擁擠的人群。她總是讓自己放空,像殭屍一樣任由人潮引領她前進,轉彎,上車,下車。她偶爾會偷偷的推那些推擠的人,雖然知道於事無補,但就想要有些表示來顯現自己不是好欺負。真諷刺,在空蕩蕩的荒野中她竟想念起那黏黏熱熱的人群。

或許注定如此吧,總是想著得不到的,總是念著逝去的,就算是糟糕的,痛苦的,可憎的,至少曾經擁有過,因為擁有過才懷念。

或許應該開始學習正視每一個進行式的時刻,從現在開始,即使末日已不遠了。末日求生規則三,每一個時刻都可能是最後呼吸的機會,嗯。

眼前的風景是從未見過,顯然在她昏迷之時地球與宇宙有了盛大的重組派對,那山是從未見過的形狀,那草原是前所未有的凹凸,連走路都難。她想想或許可以從現在開始培養冒險精神,不是一直想要流浪嗎?不是一直想回到小時候的學校去找角落裡塗鴉的小告白?或許在這個新世界裡可以徒步展開一個沒有目的地的小旅行,但她還是有些害怕看見自己扭曲幼稚的字跡,萬一是趾高氣揚的”I love you best小芳!”又或者是裝酷裝瀟灑的”I loved you before it was cool..”

恐怕面對自己,即使是衝前的自己,也是莫大的挑戰吧。

拍掉身上的塵灰,她起身穿上旅人的身分,在末日終究來臨之前,總要嘗試當一個夢想家⋯⋯

For April’s Song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