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t of Losing

moviemay
這週又看了兩部電影:
The Judge-律師兒子與法官老爸,關係不好,但當兒子幫爸爸打謀殺官司的時候,他們之間的裂痕終於得到了釋懷。
Still Alice-遺傳性老人癡呆症的語文學教授,如何經歷與適應這個疾病。

兩部電影都是觸動心弦那種,

看The Judge的時候哭得稀裏嘩啦,雖然兩父子都嘴硬心軟,一直都在倔強鬥嘴
但卻從他們的言行舉止中看到流露出多年表達不了的愛,忍不住心酸
老爸一直望著孩子成材,兒子卻只是巴望著爸爸的一句認同
兩個人都拉不下臉去溫柔以對
在最後一幕裡,爸爸和兒子再次像兒時到河上釣魚
爸爸說,你是我認識最厲害的律師,然後斷氣
我想一直到最後兒子都是爸爸最大的心結,雖然一生人看來
他似乎不聞不問,但心裡面必定無時不牽掛著

看Still Alice的時候,看著一個對語言與邏輯信心滿滿的教授
如何慢慢的失去對周遭與自我的控制
從獨立堅強到對孩子的依賴,有一種無助叫人害怕
最後她說,她每天都在學習一門叫失去的藝術,那些曾經緊抓著珍藏著的回憶,
直到自己不再認識自己。
而活著是什麼?或許就只是懂得享受每一個當下,好的壞的,甜的苦的。
她引用了一個詩人的話,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so many things seem filled with the intent to be lost that their loss is no disaster - Elizabeth Bishop

我曾經也是那種很害怕失去記憶的人,收了很多的紀錄,很多的紀念品,但最後發現
註定逝去的必定會走,忘記失去的並不是損失

只要曾經盡情盡力,那就是對每一個回憶與時刻的尊重。
對人,對事,對情,都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