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erworth Fringe Festival

Untitled
今年的喬治市藝術節,把領域擴展到檳城北海,延伸出了專屬特別區域的Butterworth Fringe Festival。

碰巧有新加坡朋友到訪,在老城逛完一圈後我領著他們乘坐渡輪到北海去。
這渡輪和碼頭從小到現在都沒變過,上一次坐渡輪應該是十二歲的時候吧!
沒想到很快就要靠三了,歲月無情啊~

Untitled

抵達北海,我們找到了Volkswagen接駁車,非常興奮
因為沒別的乘客,我們輪流爬上駕駛座不斷拍照,
沒想到不知不覺車子都坐滿了人了,囧!
我們只好等下一輛,但也因為這樣我們有幸見到車子小黃和小藍!
麵包車真的復古的好可愛,但坐超少人,像小藍就只能裝下我們四人和司機哈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Fringe Festival現場不小,但也或許是因為我根本對那個地方不熟
雖然我是檳城人哈,但和朋友他們跟遊客一樣
還沒走到展覽與表演場地,我們就先沿路吃吃喝喝
這一天除了復古Volkswagen,Vespa也跑來大展覽
香港朋友特愛機車,沿路和每一輛小綿羊合照 XD 大家不亦樂乎

Untitled

主要舞台在Sree Mariamman印度廟前,十分恰當的
舞台附近有一個印度文化交流攤位,讓我們親手做muruku!
那是我最愛的印度小吃之一,其實私底下挺喜歡印度餐的
親手做才知道原來那一卷一卷的可口還真不簡單,費力氣的!
現場也立刻幫我們把手作品炸了給我們吃,太佛心了!

UntitledUntitledUntitled

鄰近印度廟的展廳裡,讓我們聞聲而來的是澳洲敲擊樂手Robbie Avenaim的作品
Intriguing Instruments,結合機械操作與音樂
引用了各種馬來西亞文化裡的敲擊樂器,用簡單的電子操作程式譜成一首
無限輪迴卻變化無窮的樂章
一開始是想理出個所以然,看著看著竟有一種著魔的感覺,挺酷
科技帶來的美麗,有時候很難叫人不讚嘆

Untitled

終於在下午的艷陽下等到主要舞台的演出之一,
布魯斯舞團的Urban Distortions。
舞者在兩個巨大的氣球裡舞動著,
偶爾探出身體來,偶爾放風;偶爾充氣,又偶爾靜止
表演有半個小時多這麼長,老實說我們沒有一個人真的看懂?
到底這個表演想要表達什麼。
我隱約感覺到大汽球像是生活的枷鎖,我們不斷的想逃脫社會的既定壓力與標準
但最終還是被現實逼回去那些沈悶與反覆
不過真的說不定,最大的問題是在戶外的熱天氣裡看這種這麼抽象的東西
真的很難專注,也很難欣賞,哈哈。

Untitled

整個Fringe Festival最喜歡的是馬來西亞藝術團體Terryandcuz創造的裝置藝術空間Welcome2Flatland
由幾個集裝箱組織而成,燈光字體與互動式科技
主題是依據Edwin Abbott的奇幻小說Flatland而成,
小說內容探討維多利亞時期英國社會與政治的種種現象與問題
而Welcome2Flatland則揭示現今社會裡掌權者如何用媒體與文字去操縱人群
非常有意思!

UntitledUntitled

來的時候藍天白雲,走的時候夕陽西下
我們在等渡輪的碼頭遍,看著這一天的消逝
第一屆Butterworth Fringe Festival內容可圈可點,
但我覺得最棒的是他們讓我們看到了不一樣的檳城,不一樣的檳城人。

UntitledUntitle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