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五月天去旅行:人生海海牆

人生海海牆人生海海牆人生海海牆人生海海牆人生海海牆

那是九月的炎夏,我和表妹一股腦的衝動,決定去台中看諾亞方舟的亞洲終場。

在台北只有短短一天,但我卻執意想實現親眼看見這堵牆的願望。
於是早上七點就逼自己爬起來,從來沒有自由行的旅程裡這麼早的衝勁,但為了五月天,我還是願意離開溫暖的被窩。

查過了地址,確定是永春街131巷3弄。雖然在旅行的途中,我從來都不吝嗇於開口問路,但畢竟這是個另類的觀光景點,我為了避免詢問時可預見的尷尬,把地圖畫好,資料查了再查,在腦海中走過了幾百遍。

到台電大樓站的時候,信心滿滿的帶著興奮的表妹出發,像尋寶一樣。怎知道轉來轉去還是迷路了。我的方向感果然不太好,即使旅行多年走過那麼多路;只好硬著頭皮問問路過的阿姨。找到人指點迷津之後,果然很快就走到了,但本來想避開的尷尬終究沒迴避成功。阿姨發揮台灣人的熱情,想親自帶我們去,但也好奇究竟是想去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幹嘛?我只好說我們想去拍拍照,根本不好意思告訴她我為了一個樂團,一個專輯封面,想去看看一堵牆。哈哈,現在這樣說起來也有點蠢啦。

走進永春街的早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但四周彷彿靜了下來。揮別大馬路車輛的人來人往,我們在行走途中遇見了一隻漂亮的狗,和樹下扇風聊天乘涼的幾個老人。永春街附近是個眷村,有人們真實生活的氣息,有生命的流動。

真正走到那堵傳奇的牆角,眼前看見的那陽光,那風,那牆上斑駁的顏色,心裡的感觸以及悸動,久久不能自己。我覺得我像是回到了2001年,那張專輯的發行,那一年的生命與所有的改變。一切都彷彿沒變;那回憶,像是靜靜的坐在世界的這個角落,等著我。

那一年,我懵懂的離開了家鄉;那一年,我有了生平第一個室友;而那一年,我生平的第一個室友把一張專輯借給我。那一年,離鄉背井的經歷、一個樂團、和一張專輯改變了我。

那張專輯便是《人生海海》,從第一首歌裡的第一段小鼓響起那時,我便與這個樂團有說不盡的故事與牽絆。

從那一年的那一張專輯,走到這一年的這一座牆。
有些事情彷彿變了,卻好像一直都沒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