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

說實話的我以前對世界沒什麼發想。

看很多的書,聽很多的資料,但沒想過有一天要去看什麼樣的別的風景,或去地球上的另一個角落旅遊,其實我通通都沒有想法。這一年多來教著孩子們,在他們的眼裡看見小時候的自己。因為他們眼中活著的現金就是最美好的世界版本,沒有貪念,沒有嚮往,只有知足與快樂。

即使再長大一點,到國外念書,也還是沒有放逐的念頭。反而心,越來越想往家的方向靠攏,越近越好。改變,是遠在美國與中國生活的那一年發生的。雖然炎熱時寒冬時多有難熬之時,但在那裡忽然覺得自己的世界觀改變了。我所認為的平常,原來一點都不平常。身邊的人追求的那些物質與名利,原來不是常態。在世界的另一角,有很多別人,用著屬於他們的姿態活著也活得好好的。

然後開始發現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裡走路,你可以做自己。也可以成為任何一個你想成為的人,就算只是假裝的、暫時的,那感覺就是自由。在陌生的人潮中擺脫孤獨,尋找屬於自己的定位;去看看陌生的風景,尋找它們對於你獨特的意義。我想,我就是這樣開始愛上旅行的。

喜歡旅行並不是渴望享受,拍美麗的照片,吃美味的食物;不,我愛上的旅行,是一場又一場的自我放逐。在放逐中找尋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而不是困在日常封閉的週而復始裡,去比較、去檢討、去思考,然後讓自己放肆的奔跑。

常常,我都想念著那一年的放逐生活。那另外一個人生,與自己的另外一個可能性。
像是平行時空裡的另一個身分,不知道被遺留在異國的‘她’過得可好?

《慢慢談》目錄發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