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llo 與阿波羅有約

Apollo, May 2018
Taramasalata Mullet Roe Dip
Apollo, May 2018
Saganaki Cheese Honey Oregano
Apollo, May 2018
Oven Baked Lamb Shoulder Lemon Greek Yoghurt

今天和D去希臘餐廳吃了晚餐。

每次見面聊天總是會聊好幾個小時,我想在17-18歲交時社團交的朋友,就是有特殊而無法解釋的緣分。我們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喜歡的事物還是一樣的,所以總是聊得沒完沒了。反倒是我在聊天過程中發現自己最近深層思考少了許多。還有自己的記憶忽然退化了,連上個星期吃過什麼都可以是一片空白,實在太可怕了。

所以,決定還是要更努力一點花時間寫作記載。

我一向偏心於中東餐的香料與味道,在悉尼我最愛的快餐就是希臘街食Zeus Street Greek。這家餐館點滿了蠟燭些許昏暗,但確實營造了希臘風格的室內氛圍。有些許像Hummus的魚子醬還蠻討喜的,我最愛的還是那淋滿蜂蜜與牛至而口感極像烤肉的煎烤芝士。羊肩是標準的中東味,但還是烤得嫩又香。慶幸在這一年裡會有一個陪我吃喝玩樂的朋友,雖然我平時煮飯省錢的時間居多,但偶爾也會想體驗一下這個城市裡不同的口味。

回到家又是深夜了,但腦海裡還盤旋著晚餐時聊的陳綺貞歌詞、電影、和人生。

The Apollo
44 MacLeay Street, Potts Point NSW 2010
Closed on Wednesdays

Advertisements

Stray Thoughts from GE14 #malaysiamemilih

Penang, May 2018

比起上一次大選,少了激動與興奮的心情,但心意依然堅定。沒關注太多的選舉新聞,但我在意我的國家的未來,我也知道現在的腐敗必須被除開。

即使身在國外,我也沒想過要成為海外選民,因為我想要自己的這一票充滿該有的份量。有人或許覺得這只是一票而已,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或許這一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回家投票,我們才得已改革成功吧。

因為自己對國家的過於熱愛,五年前的我對其他總是不以為然的國民有一些不滿情緒。但現在這些感覺都沒有了。看到林水草說的一句話,我們得接受,有一些人就是沒有和我們一樣愛這個國家。於是或許是年紀到了,又或許是被這句話釋懷了,我尊重並接受不投票的人的選擇,也慶幸還有多數人和我站在同一邊。

決定買票回家投票的時候還有一些些遲疑,但想到,我都可以為了五月天買飛機票了,怎麼可以不為國家回家呢?朋友說,出國為了生活,回家為了救國。真的,不管漂流到哪裡,我的心只有系於一個地方。她的不足,她的包容,她的精彩,她的一切,孕育了我,也造就了現在的我。

飛往檳城的新加坡候機室,是投票日早晨。候機室裡有一些沉重,坐滿了和我一樣回家投票的人們。飛機降落後飛奔回家沖好涼,和媽媽弟弟一起走到社區裡的中學去投票。投票中心的大家心情都很開朗的樣子,即便如此大家還是嚴謹的把自己該做的都做好,空氣裡瀰漫一種嚴肅又蠢蠢欲動的氛圍。這一次投票比上一次快了一點,可能因為過了中午。手指上的黑墨又比上一次難脫了一點,可能便是預示著這一次選舉的重要性了。

開票之前和朋友說,我沒有和上次大選一樣充滿積極與希望,但還是抱有一絲絲對改變的盼望,因為人總要有希望才能活著嘛。怎麼知道消息陸續傳開來的時候,還是緊張的等候著。和兩位在新加坡沒投票的好友緊張的在私訊中你來我往的著急,大家隔天必須上班但還是一路熬到凌晨三點,大家都捨不得睡也睡不著。

當知道確定希望聯盟可以執政,人民的希望終於反敗為勝的時候,我心中的感覺竟然是巨大的不可置信。我們將何去何從?這盼著盼著的改變終於來到了,然後呢?些許小心翼翼的喜悅,是沒想過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反對黨在自己的國家執政。

我在凌晨三點半終於蓋上被單的時候,想到自己對國家一直以來恨鐵不成鋼的心情,還有從來沒改變過的那些許盲目的愛與包容。想到明天醒來是不一樣的馬來西亞了,那微小的曙光,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可以活在這樣的戰場,可以活在這樣的時代,真好,真好。

在後續發展中看到各個角落為這一次的改變所付出的人們。而這次我悄悄的回來投票,我並沒有大肆宣揚,因為我以為我只是盡我的本份。只是看到了別的同胞從國外把一箱箱的選票自願幫忙帶回來,或許我可以做的還有更多。我想,我真的可以,為這個國家做更多的事。

經過了幾天的政治新聞與演講的薰陶,我忽然想念起另一個時間點裡那個,能夠用馬來語流利演講,能夠珍惜那個國語裡的美妙的自己。我想把我的語言撿回來,我想把自己的身份重建。

因為我應該抬頭挺胸而驕傲的告訴全世界,是的,我是馬來西亞人。

這一場戰,我們打過來了。

a throwback: Post-GE13

Anzac in Sydney 澳紐军团日

Sydney, April 2018

Sydney, April 2018

Sydney, April 2018

對我們而言其實大可以是睡回籠覺的公共假期,但在這裡度過的第一個澳紐軍團日,我和室友決定去參與城市各個角落的追思崇拜。

早上九點開始的士兵遊行,我們有幸看到了最後一批遊行隊伍的抵達。和一般的遊行不一樣,這一次我們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些歷經戰爭的風霜與剛強。在海德公園的澳紐軍團紀念館前,老兵組成的小交響樂團與合唱團在每一段致詞之間吟唱著聖詩,市長和軍官們頌揚哀悼那些壯烈犧牲的生命。除了兵士們的家人以外,大概也有很多和我一樣好奇以及湊熱鬧的群眾,大家安靜與嚴肅的觀望著。

我忽然驚覺我永遠沒辦法想像,那些家人和老兵們的心情與生活狀況。我活在一個沒有戰爭的時間與空間裡,戰亂對我而言是新聞上的畫面,歷史書裡的紀錄,電影裡的敘述。對這些人而言卻是活生生的體驗,也是一生必需背負的惡魘。但他們卻去了,也扛下了這些重擔。是需要怎麼樣的心靈,才能夠踏上如此艱辛的路?我永遠無法想像自己成為這一般的無私。

我活在一個沒有戰爭的時間與空間裡,謝謝這些壯烈的勇士,允許著我的無知。

Gamcheon 甘川洞文化村

Busan, May 2017

Busan, May 2017 Busan, May 2017

Busan, May 2017

在釜山短短一天,我只知道想去看一眼這個五彩繽紛的地方。

路程沒有想像中順利,雖然我們搭了計程車,卻碰上了村子裡大幅度的修路工程。輾轉來到之後,卻因為工程進行中所營造的塵土與噪音,沒辦法和想像中一樣悠閒的散散步。於是匆匆的留了照便離開了。

老舊的村子雖然鋪上了鮮豔的色彩,卻也掩蓋不了它曾經歷過的人生與歷史。它雖然是觀光景點,也是當地人們生活的地方。村子曾經收留了貧困的人們、韓戰的難民、還有被逼迫的太極教信徒們。許多的傷痕與困苦,試著以藝術之名保留或掩飾。最近讀了韓美作家Min Jin Lee的小說,雖然描述的是居日韓裔的跨世代心路歷程,但主角們最早是從釜山出發的。小說因此成為了一道門,讓我窺視了這座城市在不起眼的歷史洪流中,負起了多少血與淚。

確實,釜山沒有首爾光鮮亮麗,也沒有太多叫人難忘的風景與美食。但我極想回去緩緩地走,去深刻的感受那些或許被遺忘的痛。

We cannot help but be interested in the stories of people that history pushes aside so thoughtlessly. ― Min Jin Lee, Pachinko

 

Osulloc Museum 雪绿茶博物馆

Osulloc Tea Museum, May 2017

Osulloc Tea Museum, May 2017

Osulloc Tea Museum, May 2017

Osulloc Tea Museum, May 2017

2017年五月到訪的時候是韓國黃金周連假,茶園沒有想像中的寧靜而是人滿為患。

我們還是找了一個可以靜下心來的角落,樹下的小凳子上,我們享用著最愛的熱茶、抹茶冰淇淋和橘子雪冰。第一次去到Osulloc的時候總覺得是旅遊部落客營造的噱頭,但慢慢的愛上了這個品牌和他們推出的味道。說真的,在首爾或釜山街頭看到他們家簡直就像綠洲一樣,總是能夠提供從人潮和化妝品中逃出來的我們,一點喘息的空間。

其實博物館的構造感覺適合緩緩的享受關於這個品牌的一切,只是我們來得不逢時。在寫這篇的時候我想起了我愛的那些茶們,可以推薦給路過的你們。他們家的茶特別香,順口又讓人意猶未盡。我的首推有:

  • Red Papaya Black Tea:誰會知道木瓜茶會有那麼獨特的香味?不僅如此,口感還特別柔和。除了噢雪綠以外沒看過別的品牌有木瓜茶呢。
  • Moon Walk Pear Oolong Tea:這個名字聽起來就詩情畫意的,味道也偏香甜。因為如此,每次喝都會讓心情特別愉悅,招待過的客人也總是印象深刻。
  • Sunny Hill Yuzu Green Tea:這個是朋友介紹的好貨,我自己是偏愛柚子香,而他們家的柚子茶擁有貨真價實的柚子味。柚子茶算是韓國咖啡館必備的吧,喝著總覺得有漂到韓國去的感覺。
  • Buckwheat Herbal Tea:稍微養生的蕎麥茶,我喜歡茶中淡淡的蕎麥香味,喝著特別暖胃和幫助消化,適合傍晚飯後的喝茶時光。

誰和我一樣,是個茶控?:)

A Comedy of Errors 莎士比亞環球劇場初體驗

Auckland, April 2018 Auckland, April 2018Auckland, April 2018
Auckland, April 2018

上一週匆匆的在復活節連假去了奧克蘭探望阿姨一家人。抵達的時候已是傍晚,就被表妹們帶去看莎士比亞。是後來才知道,這個Pop-up Globe是全球第一個模擬莎士比亞環球劇場原型的演出地點,從紐西蘭的劇場公司發起的。曾經在各種場合看莎士比亞,有在學校演講廳看的Othello,在濱海藝術中心看的King Lear,在福康寧公園看的Midsummer Night’s Dream⋯⋯但不知道是因為年紀的關係還是原始劇場氛圍的關係,這是我看過最享受的一次莎士比亞。

比造環球劇場原始的模樣,舞台是半露天的,而且和觀眾距離非常近。觀眾席分看台區和搖滾區(哈哈),我們買的是站票,雖然站三個小時有點累,但整個劇場體驗非常足夠,時不時會有觀眾互動,演員的所有表情也看得一清二楚。這一場是莎士比亞早期且稍微無名的作品,A Comedy of Errors。沒看過原著的我還蠻擔心會一頭霧水,但是竟然全都聽懂了!我想教了一年的莎士比亞好像對自己的造詣有些提升。

I to the world am like a drop of water
That in the ocean seeks another drop,
Who, falling there to find his fellow forth –
Unseen, inquisitive – confounds himself.

故事描述兩對失散的雙胞胎所釀成的鬧劇,但實際上莎先生是想引述人們因偏見所形成的盲目,還有人生滿滿的荒謬。劇本裡面其實有很多挺有意思的對話,讓我在結束後很想翻原著。這個紐西蘭劇團有趣的是他們所進行的改編,有時候會加入一些當地原住民的元素,但我們這一場是加入了一些中東與印度的元素。終場還來了波萊塢慣有的大舞群還蠻娛樂的,但其實裡面引用的一些其他文化的刻板印象還讓我蠻不舒服的。不知道我是不是被近期大量的激進派活動所影響,還是自己也變敏感了?後來想想或許莎先生也不會在意吧。

無論如何,這個站著看舞台劇的夜晚還是挺美好的。有一點意猶未盡,還想在這樣的地方和妹妹們看那些更熟悉更有歷史份量的劇。看來還必須再回來,也必須讓自己的文學造詣繼續往上累積了。

Cafe Greenery @ Bay Hound Hotel 雨中的釜山

Busan, May 2017Busan, May 2017Busan, May 2017Busan, May 2017Busan, May 2017

在釜山逗留二十四小時,一切都不太順利。和酒店的預定系統有一些糾結,爸媽對房間的味道有些意見,嚮往已久的文化村竟然在修路,第一次的釜山行真的比想像中坎坷啊。因為和酒店僵持不下,最後他們送了早餐給我們。在即將離開的早晨,這剛好是一份下雨天的美好禮物。

下雨天的釜山和沒有下雨的釜山是一樣有一些灰濛濛的,這城市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歷史汗血的洗滌。早晨不怎麼樣,但因為有暖暖的白飯便叫典型華人胃口的我滿足。反正也沒事做,我們在這裡拍了許多照片留念,咖啡館裡的綠意與顏色和窗外的灰,就像我們輕鬆的心情和天空的憂鬱一樣,形成強烈對比。

留於2017.5.9 

今天我在ig上寫下了一些關於離散與身分認同的想法。在家裏或在家人身旁時,我不曾有如此的糾結。如果問我家在哪裡,就是在他們的身邊吧。他們不會質疑我的任何事情,包括我使用的語言、我的興趣、我聽的音樂、我看的書。家就是一個不需要解釋的地方,是完全的包容。但或許在分離裡面,我才看清自己是個怎麼樣的存在。雖然我總說我懶得解釋自己,但確實因為這樣,而更理解自己。離別、重逢,我曾經如此厭憎這樣無止盡的循環,但現在或許開始懂得每一個發生所帶來的契機。其實自己的身份行程,重要嗎?在快三十而立的歲月裡,我忽然覺得在宇宙浩瀚的知識與事情裏頭,其實真的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事太多了。

那麼,我為什麼還是揮不走這些令人糾結的碎緒?

New Caledonia Day 1: Noumea 大洋洲冒險記

Noumea, February 2018 Noumea, February 2018

答應自己的每日日記,即使現在身心疲累著;也好-一個人的時候總會胡思亂想或發呆,能夠有一些每日習慣牽絆著,也算是一種規律自己情緒的方法吧?

今天離開悉尼,開始我的田野調查之旅。直到踏上飛機的那一刻還是非常忐忑,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準備好,直到現在我還對於未來三週工作的未知數感到非常恐慌。我是一個對未知數極度焦慮的人(但誰不是呢哈),但偏偏身為一個和語言長期工作的人,卻必須了解語言和人性一樣,都是雜亂無章難以控制的變數。

抵達努美阿後,我驚訝於自己冷靜沉穩的把一切辦妥-手機、現金、交通-然後把自己安全的帶到住處。已經晚上七點了,外面烏漆麻黑什麼都看不到,我在酒店旁邊的小餐館吃了晚餐就回房去了。或許吧,多年的漂流讓我能夠在這樣的狀況下自動導航。

想著這些年走過的路,去過的地方-或許那些累積的里程都是為了今天的行程而準備。

20.2.2018

Blue Mountains 藍山走山記

Sydney, January 2018

Sydney, January 2018

Sydney, January 2018

Sydney, January 2018

Sydney, January 2018

Sydney, January 2018

澳洲日公共假期,坐了兩個小時的火車到藍山去。

2014年來的時候是春天,冷懵懵的濃霧環繞。而這一次是炎熱的夏天,晴空萬里的三姐妹又是不一樣的風景了。這一次自己來而不是跟團,洋洋灑灑的走了五個小時。先是從小鎮Leura走到三姐妹景台Echo Point,再往東走向Katoomba瀑布,然後往西折返一路走回Leura。

沿途同伴一直說風景怎麼變化不大,但我覺得貼近大山的感覺還是挺好的。最後一段旅程烏雲開始密集,而山裡刮起了大風。在只有腳步聲的當下,風的聲音特別清晰。那一刻感覺真的很舒坦,彷彿把一日行走的疲累都吹走了。

迎合澳洲日的主題,我們在中途休息和晚餐都吃了非常old school的西餐-叮叮車的雪糕和快餐店的炸魚薯條。在這裡的第一個澳洲日,還在習慣的生活節奏,和來不及習慣的事物一樣,偶爾讓人焦慮。但我嘗試時刻叮嚀自己,為所有遇著的機會感恩並珍惜。不管做什麼,都卯足全力去吧。